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財經(jīng)信息>內容
女裝退貨率超八成?誰(shuí)輸誰(shuí)贏(yíng)
廣州日報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7日 15:40
廣州日報
2024年06月27日 15:40

  文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、張慧琪 實(shí)習生 周光正、曾蘭淇

  圖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(除署名外)

  進(jìn)入夏季,電商女裝行業(yè)的退貨率迎來(lái)了新的峰值。前不久,某女裝商家就在網(wǎng)上吐槽“退貨率高達80%”并登上熱搜,引發(fā)不少同行共鳴。有商家感慨:“今年夏裝退貨率都快達到90%了,賣(mài)十件退九件已經(jīng)是常態(tài)!边有商家曬出自家商品的退款率:A款,曝光人數210.59萬(wàn),成交退款率84.38%;B款,曝光人數43.45萬(wàn),成交退款率93.33%……

  “6·18”年中大促剛落幕,圍繞著(zhù)“退貨率高”,商家們紛紛呼吁電商平臺對“運費險”施行改革,如取消強制運費險;另一方面,消費者卻認為退貨率高是因為有的商家貨不對板,預售期太長(cháng)等。電商女裝退貨率究竟為何如此之高?對商家、消費者和平臺都產(chǎn)生了哪些影響?記者對此進(jìn)行了調查采訪(fǎng)。

  女裝退貨率有多高?

  快遞員收件“收出心理陰影” 有商家賣(mài)400單還倒虧2000元

  在手機屏幕上按下“申請售后”按鈕前,消費者李女士對她網(wǎng)購的四條裙子進(jìn)行了認真比對:“都是xs碼,沒(méi)想到一條偏;都是同樣的燒絲花紋,沒(méi)想到一條那么透,另一條顏色那么重……”最后,李女士只留下了一條質(zhì)量與尺寸都尚且合適的純黑色連衣裙,其他三條都申請了退貨。而商家那邊也很快同意了退貨申請,隨后一串寄件碼從電商平臺后臺進(jìn)行分發(fā),發(fā)給了快遞員小楊,他每天早上9時(shí)便開(kāi)始在海珠區某街道進(jìn)行上門(mén)收件!霸缟虾桶淼募募疃,平時(shí)大概一天30件,其中有一大半都是退貨單,大部分都是衣服! 小楊告訴記者,倘若遇到“6·18”這樣的節點(diǎn),退貨訂單則會(huì )翻兩三倍。

  “現在大部分消費者退貨都選擇上門(mén)收件,主動(dòng)前往菜鳥(niǎo)驛站寄件的并不多!蔽挥诤V閰^某街道菜鳥(niǎo)驛站的工作人員肖潛告訴記者,“上門(mén)收件”這個(gè)近兩年為便于買(mǎi)家退貨而推出的政策,如今卻讓不少快遞小哥直呼“(收件)都要收出心理陰影了”。

  與此同時(shí),對于買(mǎi)家退貨有“心理陰影”的還有女裝商家和供應商。某線(xiàn)上女裝店店主于女士(化名)已經(jīng)入行十年,既做批發(fā)商又開(kāi)網(wǎng)店的她略顯無(wú)奈地表示“女裝越來(lái)越難做”。于女士告訴記者,盡管退貨行為在女裝市場(chǎng)很正常,但當下這么高的退貨率實(shí)在讓她有些不知所措!6·18就是發(fā)貨量也大,退貨量也大!蓖@頭剛將一件衣服打包進(jìn)快遞袋,那頭就收到好幾個(gè)退貨的包裹,她只能熟練地打開(kāi)退貨包裹,拿出衣服,用粘毛筒反復在衣服上劃過(guò),然后將其扔進(jìn)自己帶來(lái)的編織袋里,這些退回來(lái)的衣服隨后還要送去重新熨燙包裝。記者見(jiàn)到,才二十分鐘不到,她的編織袋里就裝滿(mǎn)了消費者退回來(lái)的衣服。

  于女士主要經(jīng)營(yíng)女士連衣裙和小開(kāi)衫等品類(lèi),她表示,前幾年50%的退貨率屬于正,F象!耙话阄覀冎灰龅40%的退貨率,就能有不錯的利潤了!钡F在,退貨率達到80%甚至更高的情況于女士都遇到過(guò)。以上個(gè)月為例,她總共發(fā)出400單快遞,但最后結算時(shí)卻發(fā)現自己還倒虧2000元!耙驗橥素浡室馕吨(zhù)各種成本支出疊加,像是庫存、物流、運費險、人力、推廣流量等成本都會(huì )隨之發(fā)生變動(dòng),可謂牽一發(fā)而動(dòng)全身! 于女士稱(chēng),如今每看到一長(cháng)串剛打出來(lái)的快遞郵寄單,她心里不免都有些擔憂(yōu),因為眼下寄出去一批衣服,也意味著(zhù)不久后就有一批要被退回來(lái)!翱赡400單里最終我只成功賣(mài)了100件,但就是因為不斷有人退貨又重新發(fā)貨,100件衣服愣是賣(mài)出了500件的工作量!

  消費者為何頻頻退貨?

  商家控成本致“貨不對板” 延長(cháng)預售期影響購物體驗

  不管是哪個(gè)電商平臺,女裝類(lèi)目的退貨率都能達到60%~80%,有的甚至超過(guò)90%。為何退貨率如此之高?對此,消費者和商家給出了他們的看法。

  李女士的丈夫日常也會(huì )通過(guò)電商平臺購買(mǎi)衣服,但他表示自己很少退貨。對此李女士表示:“盡管女裝中也有不少特價(jià)或低價(jià)商品,但如果想挑選到質(zhì)量和款式都不錯的女裝,價(jià)格通常會(huì )比男裝更高,所以我在挑選時(shí)自然會(huì )更慎重一些! 她坦言,像現在“買(mǎi)四件最后只留一件”幾乎是她網(wǎng)購衣服的常態(tài)!皩(shí)際上,我們退貨的大部分原因都是跟商品本身有關(guān),比如色差、布料質(zhì)量、款式設計貨不對板等!

  從事時(shí)尚行業(yè)的林女士(化名)同樣認為,“購入的商品不符合預期”是不少消費者退貨的原因!艾F在一些商家的風(fēng)氣就是市場(chǎng)流行什么就做什么,比如前陣子流行鯊魚(yú)褲、運動(dòng)服飾,現在流行新中式、馬面裙、香云紗等。但一件好的產(chǎn)品,其設計、制版和生產(chǎn)周期都是很長(cháng)的,像馬面裙、香云紗等對面料也很講究,所以這些產(chǎn)品的成本會(huì )很高。但有的商家為了吸引消費者,就不惜降低成本,以次充好!

  林女士表示,如果按照服裝行業(yè)比較良心的“4倍率”來(lái)算,一件售價(jià)200元的衣服,其成本必須低于50元才能保證不賠本!暗F在行業(yè)內卷,只有價(jià)格越低才能獲得越多曝光,為了增加曝光率,商家就只能不斷地縮減設計和面料成本,拍宣傳照則是怎么好看怎么來(lái),那么消費者拿到手之后自然會(huì )認為貨不對板!

  此外,為了減緩庫存壓力,不少商家會(huì )選擇延長(cháng)預售期,比如從一開(kāi)始的一周延長(cháng)到如今的近一個(gè)月!艾F在不少女裝商家都只先生產(chǎn)訂單數量的20%! 林女士透露,“這體現在消費者身上就是,可能第三批消費者收到的是第一批和第二批退回來(lái)的貨!

  商家主打“時(shí)間差”減緩了庫存壓力,但對消費者而言,購物體驗就大打折扣了。如發(fā)貨慢、發(fā)錯貨甚至商品存在污漬的情況越來(lái)越常見(jiàn)。在社交媒體上就有不少網(wǎng)友吐槽“超長(cháng)預售期”帶來(lái)的困擾:“春天買(mǎi)的衣服,過(guò)了一個(gè)月還沒(méi)發(fā)貨,等衣服發(fā)來(lái)已經(jīng)是夏天了,根本穿不上!薄凹倪^(guò)來(lái)的衣服領(lǐng)口上有粉底液,上面還有一股火鍋味”……由于發(fā)貨周期太長(cháng),也會(huì )有消費者因為“不想再等”而選擇退貨。

  在多個(gè)平臺上都有店鋪的女裝商家莊女士認為,消費心態(tài)的變化也容易提高退貨率!氨热缦裎业碾娚唐脚_退貨率就比短視頻平臺小一些。因為短視頻平臺直播間娛樂(lè )性質(zhì)較強,有的人會(huì )沖動(dòng)消費,等到發(fā)貨前才突然冷靜下來(lái)申請退款;而在傳統電商平臺上,消費者往往是有明確需求之后再去搜索商品,沖動(dòng)消費比較少,退貨率也相對低一些!

  難以忽視的平臺規則:

  “7天無(wú)理由”“運費險”“先用后付” 討好買(mǎi)家卻苦了賣(mài)家

  除了商家和消費者,電商平臺設置的“配備運費險”“7天無(wú)理由退貨”“先用后付”甚至是“一鍵比價(jià)”“滿(mǎn)減”等一系列看似利好消費者、幫商家促銷(xiāo)的舉措,在不少商家看來(lái),也是導致現階段女裝退貨率一路飆升的重要原因,在這些平臺規則的“加持”下,使得不少女裝網(wǎng)店成了一個(gè)個(gè)“網(wǎng)絡(luò )試衣間”。

  長(cháng)期上門(mén)收退貨件的快遞員小楊也收出了心得:“現在很多商家都會(huì )給買(mǎi)家購買(mǎi)運費險,退貨幾乎是零成本的。所以哪怕看到有的人一個(gè)月退三四次貨,或者是一次性退五六件衣服,我們已經(jīng)習以為常了!

  還有一些消費者則發(fā)現,用了平臺規則也不都是“利好”。據記者了解,由于電商平臺對商品定價(jià)往往沒(méi)有限制,有的商家會(huì )在原售價(jià)的基礎上翻3~4倍,然后再打5折,這樣平臺會(huì )因為該產(chǎn)品優(yōu)惠力度大而讓其得到更多的曝光,這也導致消費者前后比價(jià)發(fā)現“套路”后提出退款的情況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市民王女士之前就碰到過(guò)類(lèi)似情況:某商品頁(yè)面上寫(xiě)著(zhù)“年中大促”,原本以為會(huì )是“最低價(jià)”,但等她買(mǎi)完后幾天發(fā)現該商品又降價(jià)了,王女士于是要求商家退差價(jià),但對方表示店鋪價(jià)格沒(méi)變,是她用了平臺折扣券導致的價(jià)差,她只好退貨退款后重新購買(mǎi)。

  記者隨后前往沙河、十三行等服裝批發(fā)市場(chǎng)采訪(fǎng),不少商家也表示,高退貨率的背后,與一些平臺為追求流量而在規則上“討好”消費者有直接關(guān)聯(lián)。

  “姐妹們,咱們這件新中式先下單,買(mǎi)回去試試,不好看都可以退,試穿半個(gè)月都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……”商家莫女士(化名)眉頭緊皺看著(zhù)屏幕里一位主播正在賣(mài)力吆喝衣服。她表示:“穿了半個(gè)月之后怎么還能退?這些主播只想著(zhù)多賣(mài)點(diǎn)貨,但最后的售后還得是我們店家來(lái)承擔!比欢,在莫女士這里“不接受退貨”的商品,到了平臺那里卻常!巴馔素洝。莫女士點(diǎn)開(kāi)她在某平臺的店鋪后臺,其中一則退貨信息顯示,5月10日買(mǎi)家將在莫女士店里買(mǎi)的衣服簽收,到6月16日申請退貨退款,將近一個(gè)多月的跨度讓莫女士覺(jué)得超出了售后范圍,她駁回該申請,但后續買(mǎi)家申請平臺介入,平臺最后判定“同意退貨”!拔覀冏雠b的在平臺里面真的挺卑微! 莫女士說(shuō)。

  對此于女士也深有體會(huì )。買(mǎi)家購買(mǎi)了半個(gè)月甚至一個(gè)月的衣服,吊牌被剪掉,還有明顯的穿著(zhù)痕跡,但最后平臺仍能為其成功退貨退款,這種情況她遇到不止一次。

  來(lái)自湖北的女裝網(wǎng)店店主陳女士(化名)上個(gè)月還遭遇了利用平臺規則“薅羊毛”的消費者。一位買(mǎi)家一次性在她店里購入39套運動(dòng)套裝,但在收貨后不久就申請退貨退款,而當買(mǎi)家將退貨包裹的快遞單號上傳到系統時(shí),平臺就會(huì )先行把貨款墊付給買(mǎi)家,但這個(gè)規則對賣(mài)方來(lái)說(shuō)就存在不小風(fēng)險。

  陳女士告訴記者,自己收到貨后都傻眼了,她無(wú)論怎么清點(diǎn),退回來(lái)的服裝都只有29套,剩下的10套“不翼而飛”。陳女士向平臺發(fā)起申訴,但買(mǎi)家一口咬定自己發(fā)出的是39件,因此平臺又反過(guò)來(lái)要求陳女士提供證據!艾F在買(mǎi)家說(shuō)什么,平臺往往都選擇相信,到我們商家這里就要舉證! 陳女士隨后報警,但警方稱(chēng)這屬于經(jīng)濟民事糾紛,不予立案。最終這筆訂單她不僅沒(méi)賺到錢(qián),還虧了200多元的運費險以及10套衣服。

  此外,各平臺上的“一鍵比價(jià)”規則也進(jìn)一步迫使店主們加入價(jià)格大戰。一位服裝商家趙先生指出,有的電商平臺還處在“拉新人”階段,而低價(jià)、折扣力度大的商品更容易得到流量!俺杀驹谏碳疑砩,但衣服卻要比低價(jià),所以最后大家只能都在材料那里壓縮成本,導致商家越賣(mài)越虧,消費者收到的衣服質(zhì)量也越來(lái)越差,進(jìn)而導致退貨,兩敗俱傷!

  高退貨率下的“內卷”“爆雷” 商家呼吁打擊“強制運費險”

  一方面是商家“瘋狂”壓成本導致利潤變薄,另一方面是平臺規則不斷“討好”消費者,凡此種種也導致女裝行業(yè)越來(lái)越“卷”。

  而今年與電商“年中大促”一起到來(lái)的,還有女裝行業(yè)內接連不斷傳來(lái)的“爆雷”信息:上月中旬,某電商平臺女裝頭部店鋪因卷款3500萬(wàn)元、拖欠300多家供應商貨款“跑路”,被警方介入調查。

  據了解,該店鋪此前位居某平臺女裝店鋪榜前三,月銷(xiāo)量超90萬(wàn)件,其服裝定價(jià)低廉,進(jìn)貨價(jià)30元的衣服直播間里有時(shí)只賣(mài)20多元,并且“包郵、送運費險”。該店鋪此前通過(guò)這種模式吸引了超550萬(wàn)粉絲,但因盈利少、退貨多,最終還是造成庫存積壓,導致資金鏈斷裂。

  在采訪(fǎng)中,沙河服裝批發(fā)市場(chǎng)的供應商們也對此類(lèi)模式表示擔憂(yōu)!拔覀兒偷赇伒慕灰啄J绞撬麄儊(lái)我們這邊下單訂貨,簽訂合同后一般也不會(huì )找我們退貨。在拿到店鋪訂單后,他們確定要賣(mài)多少,我們就多備一些貨以便供應。但如果平臺上退貨太多,我們這邊又備了一些貨,那么商家肯定庫存就多,損失也大!币晃还⿷谈嬖V記者。

  此次“爆雷”也讓更多人關(guān)注到行業(yè)的“旋渦”。6月13日,某女裝品牌創(chuàng )始人方先生就發(fā)表了一篇題為《呼吁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介入打擊“強制運費險”》的文章,他算了這樣一筆賬:“服裝行業(yè)一筆退貨訂單,在沒(méi)有收益情況下要付出成本約15元,等于商家的廣告費,包裝物料、快遞費的投入直接打水漂。如果按照銷(xiāo)售額1000萬(wàn)元,客單200元,保守算40%退貨,損失成本高達30萬(wàn)元以上,連帶成本每月?lián)p失過(guò)百萬(wàn)元!

  隨后,“電商平臺應不應該強制運費險”“運費險成了服裝品牌的電商之痛”等話(huà)題也登上熱搜。

  采訪(fǎng)中記者發(fā)現,在既定行業(yè)規則下,“調整版型”“降低次品率”是女裝供應商和商家為數不多能夠降低退貨率的舉措。一位商家感嘆道:“在平臺規則改變之前,商家目前能做的很有限,一方面只能在成本、品質(zhì)、流轉效率之間尋求黃金分割點(diǎn);另一方面就是走品牌化發(fā)展路線(xiàn),鎖定品牌目標客群!

  而作為消費者,低價(jià)競爭下的“買(mǎi)家市場(chǎng)”并不能帶來(lái)真正的實(shí)惠。正如方先生文中所說(shuō),當退貨率達50%時(shí),一個(gè)成交用戶(hù)需要承擔另一個(gè)退貨用戶(hù)的退貨成本;當退貨率達70%時(shí),一個(gè)成交用戶(hù)需要承擔兩個(gè)退貨用戶(hù)的退貨成本,長(cháng)此以往形成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惡性循環(huán),消費者將越來(lái)越難買(mǎi)到好產(chǎn)品。

【編輯:黃詩(shī)立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