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>內容
兩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發(fā)布依法懲治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典型案例
中國新聞網(wǎng)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8日 16:01
中國新聞網(wǎng)
2024年06月28日 16:01

  中新網(wǎng)6月28日電 據最高法微信公眾號消息,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生活的網(wǎng)絡(luò )化,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在組織結構、參與模式、行為方式等方面都具有不同于傳統傳銷(xiāo)犯罪的新特點(diǎn),呈現隱蔽性更強、蔓延速度更快、涉及人員更多、波及地域更廣、涉案金額更大的趨勢,嚴重擾亂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秩序,嚴重破壞社會(huì )誠信體系,嚴重損害群眾切身利益。人民法院充分發(fā)揮審判職能作用,做深做實(shí)為大局服務(wù)、為人民司法,持續保持懲治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高壓態(tài)勢,準確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,聯(lián)合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部門(mén)協(xié)同推進(jìn)源頭治理、綜合治理,切實(shí)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。

  為充分發(fā)揮典型案例教育、警示、震懾作用,最高人民法院、國家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總局現聯(lián)合發(fā)布依法懲治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典型案例。本次發(fā)布的五個(gè)典型案例具有以下三個(gè)方面特點(diǎn):

  一是聚焦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新形態(tài)、新形式,依法準確定性處理。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跨地域性、虛擬性、交互性的影響下,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以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模式為噱頭,以新媒體為依托,呈現出犯罪路徑由“線(xiàn)下拓展”向“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聚合”,犯罪對象由“熟人滴灌”向“大水漫灌”,犯罪媒介由“實(shí)體商品”向“虛擬商品”的發(fā)展變化,人民法院透過(guò)表象,依據入門(mén)費、設層級、拉人頭發(fā)展下線(xiàn)等典型特征,依法準確認定犯罪行為。本次發(fā)布的典型案例,各被告人、被告單位均以投資獲取高額返利為名,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(mǎi)服務(wù)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,并將參加者按照一定的順序組成層級,引誘參加者繼續發(fā)展下線(xiàn),騙取錢(qián)財,人民法院根據主客觀(guān)相一致原則,準確認定各被告人、被告單位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。

  二是充分發(fā)揮刑罰震懾作用,貫徹落實(shí)寬嚴相濟刑事政策。對組織、領(lǐng)導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活動(dòng)次數多、主觀(guān)惡性深、情節嚴重的骨干成員,堅持“刑”“罰”并舉予以嚴懲。在被告人張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中,張某作為傳銷(xiāo)組織的首要分子被頂格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,并處罰金一億元,依法嚴懲的同時(shí)做實(shí)“打財斷血”,剝奪犯罪分子再犯能力。同時(shí),人民法院綜合考慮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人員的主客觀(guān)情節,用足用好法律和政策,對層級較低、主觀(guān)惡性較小、獲利較少的被告人,依法從寬處罰。在被告單位浙江某公司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中,被告單位同時(shí)存在正常經(jīng)營(yíng)和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一些入職不久、涉世不深的青年人參與其中,鑒于情節較輕,案發(fā)后積極認罪悔罪、主動(dòng)退贓,人民法院依法宣告緩刑,充分實(shí)現教育、感化、挽救目的。

  三是注重對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的釋法說(shuō)理,著(zhù)力提升群眾傳銷(xiāo)辨識能力。新型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多點(diǎn)散發(fā),更具隱蔽性、迷惑性,使得不明真相的參與者一時(shí)難以識破組織者的騙局。人民法院在裁判過(guò)程中注重釋法說(shuō)理,在被告人張某冒用公益名義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中,切實(shí)講清被告人假借慈善之名騙取錢(qián)款的性質(zhì);在被告人楊某假借弘揚傳統文化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中,充分揭示被告人利用封建迷信實(shí)施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并通過(guò)線(xiàn)下授課斂財的本質(zhì);在被告人陳某、被告人李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中,通過(guò)揭開(kāi)被告人假借投資“虛擬貨幣”“電影票房”等實(shí)施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的面紗,深刻揭露傳銷(xiāo)組織騙財的實(shí)質(zhì),進(jìn)一步提高廣大人民群眾識別、防范、抵制傳銷(xiāo)的意識和能力。

  下一步,人民法院將會(huì )同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部門(mén)等單位,充分立足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違法犯罪的新特點(diǎn)、新變化、新情況,依法從嚴懲處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,在鏟除違法犯罪根基上持續發(fā)力,堅決斬斷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的犯罪鏈、利益鏈、生態(tài)鏈,做深做實(shí)“抓前端、治未病”,強化防范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法治宣傳教育,推動(dòng)落實(shí)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監管責任,積極構建網(wǎng)上網(wǎng)下協(xié)同防治新格局,守護好人民群眾的“錢(qián)袋子”,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

  依法懲治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典型案例

  目錄

  一、被告人張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冒用公益名義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二、被告單位浙江某公司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企業(yè)在經(jīng)營(yíng)過(guò)程中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三、被告人李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以高額返利為名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四、被告人陳某等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利用投資虛擬貨幣實(shí)施的跨境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五、被告人楊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利用封建迷信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案例一

  被告人張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冒用公益名義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【基本案情】

  2013年5月,被告人張某注冊成立深圳市善某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(下稱(chēng)“善某匯”)。2016年3月至2017年7月,張某伙同查某、宋某等人,開(kāi)發(fā)了“善某匯眾扶互生會(huì )員系統”并上線(xiàn)運行,以“扶貧濟困、均富共生”為名開(kāi)展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采取培訓、宣傳等多種方式在全國各地大肆發(fā)展會(huì )員,要求參加者以繳納300元購買(mǎi)“善種子”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,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,會(huì )員之間根據“善某匯”確定的收益規則進(jìn)行資金往來(lái),以發(fā)展下線(xiàn)的數量作為返利依據騙取財物。經(jīng)統計,“善某匯”在全國共計吸納會(huì )員598萬(wàn)余人,層級達75層,張某非法獲利25億余元。

  【裁判結果】

  湖南省雙牌縣人民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張某通過(guò)組建傳銷(xiāo)組織,利用“扶貧濟困、均富共生”的幌子,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,以高額收益為誘餌,積極發(fā)展下線(xiàn)會(huì )員,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,直接或間接以發(fā)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,引誘參加者繼續發(fā)展他人參加,騙取財物,擾亂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秩序,其行為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,且屬情節嚴重,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億元;違法所得予以追繳、沒(méi)收,上繳國庫。一審宣判后,張某提出上訴。湖南省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本案是一起假借公益名義實(shí)施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的典型案例。近年來(lái),一些犯罪分子打著(zhù)“愛(ài)心慈善”“共同富!钡然献,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跨地域性大肆組織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,以籌集“善款”等名義非法斂財。本案中,被告人張某等人以“扶貧濟困、均富共生”為名,通過(guò)策劃、操縱并發(fā)展人員參加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騙取巨額財物,非法獲利25億余元,嚴重擾亂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秩序,嚴重影響社會(huì )穩定。人民法院依法準確認定被告人張某系主犯,判處最高刑期有期徒刑十五年,并加大罰金刑的處罰力度,釋放從重懲治的強烈信號,堅決維護風(fēng)清氣正的網(wǎng)絡(luò )慈善活動(dòng)環(huán)境。同時(shí),提醒廣大人民群眾要增強防范意識,面對以“慈善互助”方式開(kāi)展營(yíng)銷(xiāo)的,務(wù)必保持警惕,不要輕信犯罪分子的花言巧語(yǔ),自覺(jué)抵制傳銷(xiāo)等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。

  案例二

  被告單位浙江某公司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企業(yè)在經(jīng)營(yíng)過(guò)程中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【基本案情】

  2020年4月至2022年1月,被告人錢(qián)某在經(jīng)營(yíng)被告單位浙江某公司期間,伙同被告人趙某等人以“智能充電樁商城系統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實(shí)施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。被告單位及被告人以銷(xiāo)售充電樁、提供充電樁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為名,通過(guò)宣稱(chēng)國家支持等虛假宣傳,安裝運行少量充電樁,用充電、流量、廣告收益為幌子,以直推獎、伯樂(lè )獎、級差獎、團隊獎等獎項為誘餌收取費用發(fā)展會(huì )員,并以發(fā)展會(huì )員的數量作為計酬、返利依據,引誘、鼓勵會(huì )員繼續發(fā)展下一級會(huì )員。經(jīng)統計,“智能充電樁商城系統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用戶(hù)數共計2萬(wàn)余個(gè),層級達25層,涉案資金10億余元。錢(qián)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、職務(wù)侵占的犯罪事實(shí)略。

  【裁判結果】

  浙江省嵊州市人民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單位及被告人錢(qián)某等人以投資智能充電樁項目為名,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獲得加入資格,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,直接或間接以發(fā)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依據,引誘參加者繼續發(fā)展他人參加,騙取財物,擾亂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秩序,其行為均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,且屬情節嚴重;錢(qián)某還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、職務(wù)侵占罪。根據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、參與程度、主觀(guān)惡性及犯罪后表現等情節,以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、職務(wù)侵占罪,合并判處錢(qián)某有期徒刑十八年;以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判處趙某等四十六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七年二個(gè)月至十個(gè)月不等,并對張某等二十四名被告人宣告緩刑;對被告單位、被告人判處罰金,違法所得予以追繳、沒(méi)收,上繳國庫。一審宣判后,被告單位、被告人均未上訴,檢察機關(guān)未抗訴,判決已生效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本案是一起企業(yè)在經(jīng)營(yíng)過(guò)程中實(shí)施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的典型案例。近年來(lái),有的企業(yè)在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中遇到資金困難時(shí),不惜鋌而走險借助網(wǎng)絡(luò )實(shí)施傳銷(xiāo)犯罪,嚴重擾亂了市場(chǎng)管理秩序。本案中,被告單位實(shí)施以投資智能充電樁為名,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同步推進(jìn)的傳銷(xiāo)犯罪,將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置于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中,具有很強的隱蔽性和欺騙性,直至司法機關(guān)辦案期間,仍有個(gè)別參加者認為是參與正規投資。人民法院堅持罪刑法定原則,準確認定單位犯罪,對被告單位判處罰金,并根據各被告人參與犯罪的程度、作用、主觀(guān)惡性及犯罪后表現等情節,依法認定錢(qián)某等6名被告人系主犯,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及罰金;對其余41名從犯均予減輕處罰,并對其中參與時(shí)間較短、發(fā)展下線(xiàn)較少、涉案金額較小、退繳違法所得的張某等宣告緩刑,在法律框架內最大限度從寬處罰。同時(shí),本案也警示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人員,要摒棄僥幸心理,遠離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守法合規經(jīng)營(yíng)。

  案例三

  被告人李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以高額返利為名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【基本案情】

  2021年8月,被告人李某經(jīng)他人介紹下載“某某影視”App,明知該App以投資電影票房可獲得高額回報為誘餌吸收會(huì )員,要求會(huì )員繳納入會(huì )費,并按會(huì )員投資金額和發(fā)展會(huì )員數量形成層級,直接或間接以發(fā)展會(huì )員數量作為計酬返利的依據,其仍通過(guò)微信、熟人間宣傳等方式推廣該App并吸收會(huì )員。同年10月,李某被任命為“某某影視”山東區域總經(jīng)理,11月19日“某某影視”App關(guān)閉,會(huì )員無(wú)法登錄提現。經(jīng)統計,李某發(fā)展下線(xiàn)2152人,層級達8級,涉案金額380萬(wàn)余元,獲利2萬(wàn)余元。

  【裁判結果】

  山東省齊河縣人民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李某以投資電影票房可獲得高額回報為名,宣傳推廣“某某影視”App,要求會(huì )員繳納入會(huì )費獲得加入資格,并按會(huì )員投資的數額和發(fā)展會(huì )員的數量形成層級,直接或間接以發(fā)展會(huì )員的數量作為計酬返利的依據,騙取財物,擾亂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秩序,其行為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,且屬情節嚴重。李某具有自首、退繳違法所得等從輕、減輕情節,以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(gè)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(wàn)元;違法所得予以追繳、沒(méi)收,上繳國庫。一審宣判后,李某提出上訴。山東省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本案是一起以獲得高額投資回報為誘餌實(shí)施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的典型案例。近年來(lái),各種商業(yè)投資的線(xiàn)上化、網(wǎng)絡(luò )化趨勢明顯,一些犯罪分子以投資高額返利為名,實(shí)施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犯罪,導致不少群眾遭受財產(chǎn)損失。本案中,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,利用少數群眾對短期高額收益項目的投機心理,假借高收益電影票房投資項目,依托注冊網(wǎng)站和手機App客戶(hù)端,精心設置影視投資傳銷(xiāo)騙局,宣傳推廣“某某影視”App,不斷發(fā)展會(huì )員、吸收資金,擾亂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秩序,其行為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。人民法院綜合考慮李某系經(jīng)他人介紹下載該App并推廣,具有自首、退繳違法所得等情節予以減輕處罰,確保罪責刑相適應。本案也提醒廣大網(wǎng)民要警惕高額回報投資騙局,避免誤入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陷阱。

  案例四

  被告人陳某等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利用投資虛擬貨幣實(shí)施的跨境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【基本案情】

  2018年初,被告人陳某等人以區塊鏈為噱頭,策劃設立“某Token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開(kāi)展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要求參加者通過(guò)上線(xiàn)的推薦取得該平臺會(huì )員賬號,繳納價(jià)值500美元以上的虛擬貨幣作為門(mén)檻費以獲得增值服務(wù),可利用平臺“智能狗搬磚”技術(shù)在不同交易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套利交易,并獲得平臺收益。會(huì )員間按照推薦加入的順序組成上下線(xiàn)層級,并根據發(fā)展下線(xiàn)會(huì )員數量和投資數額,由平臺按照智能搬磚收益、鏈接收益、高管收益三種方式進(jìn)行返利,實(shí)際均是直接或間接以發(fā)展人員數量及繳費金額作為返利依據。為逃避打擊,陳某等人于2019年1月將平臺客服組、撥幣組搬至國外,并繼續以“某 Token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進(jìn)行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。經(jīng)統計,“某Token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注冊會(huì )員賬號超260萬(wàn)個(gè),層級達3293層,共收取會(huì )員繳納的比特幣、泰達幣、柚子幣等各類(lèi)虛擬貨幣超900萬(wàn)枚。

  【裁判結果】

  江蘇省鹽城經(jīng)濟技術(shù)開(kāi)發(fā)區人民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陳某等人以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為名,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方式獲得加入資格,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,直接或間接以發(fā)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的依據,引誘參加者繼續發(fā)展他人參加,騙取財物,擾亂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秩序,其行為均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,且屬情節嚴重。根據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、參與程度、主觀(guān)惡性及犯罪后表現等情節,以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六百萬(wàn)元;判處其余被告人有期徒刑八年八個(gè)月至二年不等,并處罰金;違法所得予以追繳、沒(méi)收,上繳國庫。一審宣判后,陳某等提出上訴。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本案是一起以區塊鏈、虛擬貨幣等新技術(shù)概念作偽裝實(shí)施跨境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的典型案例。虛擬貨幣立足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結構,具有匿名性、無(wú)國界性等特點(diǎn),已成為跨境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的重要對象,并向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領(lǐng)域蔓延。本案中,被告人陳某等人以區塊鏈技術(shù)為噱頭、以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為交易媒介,打著(zhù)提供虛擬貨幣增值服務(wù)的幌子,以發(fā)展會(huì )員數量來(lái)計算報酬及獲取高額返利,非法收取比特幣等虛擬貨幣超900萬(wàn)枚,為逃避偵查將平臺服務(wù)器設置在境外,其行為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。人民法院根據跨境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的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在整個(gè)犯罪鏈條中的地位、作用,判處相應的刑罰,同時(shí)依法對涉案的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予以沒(méi)收,切斷了被告人跨境再犯罪的經(jīng)濟能力,彰顯了司法機關(guān)堅決捍衛互聯(lián)網(wǎng)金融安全,維護金融市場(chǎng)秩序穩定健康發(fā)展的態(tài)度。

  案例五

  被告人楊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案

  ——依法懲治利用封建迷信實(shí)施的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

  【基本案情】

  2020年起,被告人楊某等人假借“弘揚伏羲文化”創(chuàng )立“萬(wàn)某合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,先后發(fā)展羅某、晏某等骨干成員,采用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相結合的公司化運營(yíng)模式,對外銷(xiāo)售“中華姓名學(xué)”“即刻旺運”“中華風(fēng)水學(xué)”等課程!叭f(wàn)某合”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將參與人按照不同交費額度設置多個(gè)級別,根據級別獲取不同額度返利,并通過(guò)營(yíng)造氛圍、現身說(shuō)法等方式,在線(xiàn)下授課過(guò)程中將楊某打造成“庚天緣大師”,配備四名“護法天使”,神化被告人楊某可改運勢,助人逢兇化吉、時(shí)運發(fā)達,不斷對參與人洗腦,蠱惑參與人購買(mǎi)課程并發(fā)展下線(xiàn)。經(jīng)統計,該傳銷(xiāo)組織共計吸納會(huì )員120人以上,層級達3級以上。

  【裁判結果】

  江蘇省無(wú)錫市濱湖區人民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楊某以利益引誘,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,并按一定順序組成層級,以直接或間接發(fā)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返利依據,引誘參加者繼續發(fā)展他人參加,騙取財物,擾亂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秩序,其行為已構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罪,且屬情節嚴重,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(gè)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(wàn)元;違法所得予以追繳、沒(méi)收,上繳國庫。一審宣判后,楊某提出上訴。江蘇省無(wú)錫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本案是一起利用封建迷信蠱惑他人參加網(wǎng)絡(luò )傳銷(xiāo)的典型案例。近年來(lái),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從事與封建迷信有關(guān)的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屢見(jiàn)不鮮,相關(guān)案件呈現公司化運作,參與人員陷入更深、挽救更難。本案中,被告人楊某等人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傳播范圍廣的特點(diǎn),先以利誘方式通過(guò)傳銷(xiāo)模式層層返利發(fā)展會(huì )員,再利用線(xiàn)下授課蠱惑他人參加傳銷(xiāo),犯罪手段更加隱蔽,影響更為惡劣,應當依法嚴懲。人民法院依法認定楊某組織、領(lǐng)導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情節嚴重,并綜合全案量刑情節裁量刑罰,確保罪責刑相適應。同時(shí),本案警示社會(huì )公眾,參與宣稱(chēng)“改名改運”等封建迷信的傳銷(xiāo)活動(dòng),不僅可能觸犯刑法,也會(huì )遭受財產(chǎn)損失,最終害人害己。

【編輯:黃詩(shī)立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