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娛樂(lè )體育>內容
劉端端:二皇子的“先秦淑女步”,得這么走
中國新聞網(wǎng)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7日 10:37
中國新聞網(wǎng)
2024年06月27日 10:37

  中新網(wǎng)北京6月27日電(劉越)朋友,這個(gè)夏天,你看《慶余年第二季》了嗎?

  “世間多不公,以血引雷霆”“這世上沒(méi)有人天生對你好,爹例外”“婚約既成,休戚與共”……盡管已收官落幕,《慶余年第二季》的長(cháng)尾效應依舊顯著(zhù)——譬如網(wǎng)友們對二皇子“李承澤”截然不同的解讀,至今仍能激起不小的討論度。

  吃葡萄、涮火鍋、蕩秋千,光腳曳裙坐沒(méi)坐相,俊眉修目陰郁深沉,鋒利的眼,狷狂的笑,落成《慶余年第二季》中濃墨重彩的一筆。有人批判他是玩弄人心的野心家,有人心疼他是被命運綁架的磨刀石;有人希望他得到應有的懲罰,有人卻說(shuō):二皇子答應我,笑到最后好嗎?

  “非常感謝觀(guān)眾朋友,雖然他確實(shí)笑不到最后!毖輪T劉端端用“二皇子”特有的戲謔口吻開(kāi)了個(gè)玩笑:“我會(huì )盡量讓大家看到,他‘死’得慘慘的!

  “當野心家面對生死時(shí),他的脆弱很動(dòng)人”

  “他這些年,所做諸事都是為了求生!

  “做兒子,最難就是在皇家。別家兒孫也爭,輸了不過(guò)是丟家產(chǎn),丟地位,丟臉面!摇斄,丟的是命!痹趧⒍硕搜壑,“李承澤”是一個(gè)充滿(mǎn)悲劇色彩的角色,“當然,他也做過(guò)很多錯事。他視人命如草芥,只珍惜身邊人如母親、靈兒的命,這是他的人性弊端!

  身為慶帝欽點(diǎn)的磨刀石,二皇子李承澤始終只是父親手中的一枚棋子。劇情展開(kāi)到第二季,他靈魂深處的“人性色彩”逐漸浮出水面,不完美,卻真實(shí),這是劉端端作為演員最為興奮的部分。因此對于觀(guān)眾熱議的“人設變化”,他有自己的想法:“第二季對人物進(jìn)行了更生動(dòng)、更深度的強化,我們不止停留在人設,我們走入了人心!

  劉端端希望觀(guān)眾能夠看到一個(gè)更加真實(shí)、立體的李承澤,他以“二皇子服毒”這場(chǎng)戲舉例,“可能大家覺(jué)得老二的人設是天不怕地不怕,但人總會(huì )怕死的。當一個(gè)野心家面對自己生死的時(shí)候,他的脆弱非常打動(dòng)人!

  “他選擇服下真正的‘毒藥’,這表明他并非畏懼死亡。他跟靈兒說(shuō),你再陪我一段路,我真死了,給我收尸。有了瘋狂偏執的呈現,才會(huì )有他的游戲感,他的童真感!

  談到這里,劉端端沉默了幾秒,緩慢開(kāi)口:“因為在我劉端端本人內心中,爭了這么多年,他已經(jīng)把自己當成是一個(gè)死人了!

  一個(gè)把自己當成死人來(lái)活的野心家,于某日遇到了摯愛(ài)與宿敵——多么浪漫又悲哀的邂逅。提及李承澤和葉靈兒的“先婚后愛(ài)”,劉端端笑稱(chēng)這是給觀(guān)眾準備的一把刀,“我們這條線(xiàn)現在越甜,大家未來(lái)就越疼!

  而原著(zhù)里,范閑和李承澤正邪對立,天生宿敵。劉端端詩(shī)意地描繪這種關(guān)系:他們像是鏡子中的彼此,雖然五官不像,但卻如此了解對方。

  “就像周瑜和諸葛亮,因為彼此認可,才能成為敵人!眲⒍硕藝@氣:“在想殺你的同時(shí),我是欣賞你的。我知道某些地方你比我優(yōu)秀,但我不愿意承認!

  “這是一種宿命感。如果沒(méi)有立場(chǎng)沖突,他們可能會(huì )成為很好的朋友!

  “先秦淑女步”,你得這么走

  有趣的是,現實(shí)中的“范閑”和“李承澤”的確成了朋友。

  劉端端透露,張若昀廚藝了得,拿手菜是牛排,有時(shí)候還會(huì )特別宣布自己進(jìn)了一塊好肉,哪天到,引得劇組眾人去“蹭飯”!八π量嗟,晚上估計也得備菜,總是問(wèn)大家有什么想吃的!眲⒍硕擞谩俺墒斓拇竽泻ⅰ眮(lái)形容張若昀,“作為這部劇的絕對男主角,張若昀促進(jìn)了大家共同創(chuàng )作的團結感與凝聚力。他是一個(gè)很好的人,有機會(huì )你可以去了解他!

  臺前針?shù)h相對,幕后推杯換盞,拍到第二季,眾人磨合得愈發(fā)舒適,而這種舒適為演員的默契配合打下了堅實(shí)基礎!拔覀兪羌胰,是一個(gè)集體。我們互相信任,互相尊重,互相保護!眲⒍硕嘶貞,在第二季的拍攝中,有不少演員之間碰撞的瞬間令人印象深刻!拔粗臇|西是最可貴的,演員能有更多想象力、創(chuàng )造力!

  譬如《慶余年第二季》最出圈的名場(chǎng)面之一“二皇子抱月樓走秀”,劉端端當時(shí)壓根沒(méi)有意識到這個(gè)步態(tài)會(huì )成為觀(guān)眾熱議的焦點(diǎn)!跋惹厥缗,素!步步有態(tài)度,素!”優(yōu)雅的步伐搭配魔性的背景音樂(lè ),二皇子走在了觀(guān)眾的“心巴”上,這段“先秦淑女步”也成為《慶余年第二季》最出圈的網(wǎng)友“二創(chuàng )”之一。

  “那段戲就是正常拍出來(lái)的,能夠被大家二創(chuàng ),被大家模仿,被大家喜愛(ài),我覺(jué)得特別榮幸,作為演員來(lái)說(shuō)很開(kāi)心!辈稍L(fǎng)中,他還興致勃勃地教起記者來(lái):“您可以穿一條裙子,外面再套一個(gè)特別長(cháng)的風(fēng)衣,記得腳下來(lái)一個(gè)‘一腳蹬’,你看你走起步來(lái)啥樣,大家也可以試試!

  《慶余年第二季》中,二皇子總是赤足曳衣,一派懶散風(fēng)流,鏡頭還數度特寫(xiě)他光著(zhù)的腳。網(wǎng)友調侃,這叫“光腳的不怕穿鞋的”,劉端端則直言有點(diǎn)害羞:“每次現場(chǎng)拍的時(shí)候,我還不好意思,多少有點(diǎn)羞恥。因為我不覺(jué)得我的腳長(cháng)得好看!

  “光腳是原著(zhù)中老二的人設,我在片場(chǎng)走路基本光著(zhù)腳,已經(jīng)習慣了?偙40多度的天穿一個(gè)大厚靴子強,勝在涼快,輸在容易拐!眲⒍硕诵χ(zhù)說(shuō)。

  玩笑歸玩笑,其實(shí)劉端端為《慶余年第二季》做的準備可真不少。拍二皇子服毒那場(chǎng)戲時(shí),他185的個(gè)頭,硬生生瘦到了120斤出頭。劉端端透露,為了給觀(guān)眾呈現更好的狀態(tài),全組人員都很努力。飾演“謝必安”的趙振廷在拍攝襄陽(yáng)戲份時(shí),經(jīng)常晚上11點(diǎn)睡覺(jué),凌晨?jì)牲c(diǎn)多起床,在街上跑步消腫。

  “因為大家想比五年前的狀態(tài)更好,服化道升級了,我們演員也得跟得上!眲⒍硕苏f(shuō):“時(shí)隔幾年后,我們可能還得拍第三季,不希望觀(guān)眾的等待換來(lái)發(fā)胖腫脹的一張臉!

  “他來(lái)到我的人生,我進(jìn)入他的靈魂”

  盡管羈絆極深,但二皇子和現實(shí)中的劉端端,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。

  “我這個(gè)人,就喜歡與民同樂(lè ),但是又不喜歡人!崩畛袧晒掳敛蝗,心機深沉,手段狠辣——而劉端端本人,用網(wǎng)友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非常具有煙火氣息的“搞笑男”一枚。

  拿被門(mén)夾的照片當頭像、直播唱《學(xué)貓叫》、回應觀(guān)眾自稱(chēng)“漂亮姐姐”,劉端端的內娛“活人”氣息分外濃烈。采訪(fǎng)中,他還向記者分享了一件趣事:拍攝《慶余年第一季》時(shí),象山常年雨季,導致寧波機場(chǎng)航班頻繁變動(dòng)。一次,劉端端和趙振廷的航班都被取消了,不得不改簽至次日的早班機,兩個(gè)“倒霉蛋”只能在機場(chǎng)過(guò)夜。

  “總不能躺地上吧?我倆靈機一動(dòng),看見(jiàn)按摩椅就躺上了,結果那按摩椅到了夜里十二點(diǎn)是斷電的,給我倆卡在上面,動(dòng)不了了!本痛,劉端端收獲了人類(lèi)被按摩椅“硬控”一整晚的獨特經(jīng)歷:“一個(gè)人被卡住肚子,另一個(gè)人被戳著(zhù)后背,到凌晨三點(diǎn)多,被蚊子咬醒,就這么過(guò)了一夜!

  直到次日早上五點(diǎn)多,兩人才從按摩椅中解脫出來(lái);叵肫疬@段糗事,劉端端樂(lè )不可支?嘀凶鳂(lè ),非常有“朋克精神”,不愧是曾經(jīng)的搖滾樂(lè )隊主唱。要知道,劉端端出生于演藝世家,外公是話(huà)劇導演,外婆是劇作家,媽媽是演員,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下,少年時(shí)期的劉端端立志要成為一名——守門(mén)員。

  “小時(shí)候想當過(guò)守門(mén)員。然后想當過(guò)老師,稍微大一點(diǎn)的時(shí)候,就一直有音樂(lè )夢(mèng)想,想組建搖滾樂(lè )隊,當然也組建過(guò)!

  后來(lái),劉端端以歌手身份嶄露頭角,成為北京奧運會(huì )主題曲《我和你》的演唱候選人之一!斑@就是陳年舊事,不必再提!眲⒍硕烁敢獍蜒酃夥旁诋斚拢骸白罱K我還是選擇進(jìn)入中央戲劇學(xué)院系統地學(xué)習表演,做一名演員。當然,音樂(lè )夢(mèng)想也還一直在!

  畢業(yè)后,劉端端進(jìn)入中國國家話(huà)劇院。入行十余年,他多棲發(fā)展,既在話(huà)劇舞臺上發(fā)光發(fā)熱,又在音樂(lè )綜藝中披荊斬棘。自由自在,擇其所愛(ài),聽(tīng)來(lái)簡(jiǎn)單,但對一生畫(huà)地為牢的“二皇子”來(lái)說(shuō),卻是一種奢侈。

  明月清風(fēng),兩相遙祝,或許另一個(gè)時(shí)空的李承澤看向劉端端的精彩人生,也將會(huì )心一笑。畢竟他的飾演者,早已將這次邂逅視為一場(chǎng)命運的交響,“從起始到結束,可能歷經(jīng)七八年甚至十年,對我而言,這是我與李承澤共同成長(cháng)的時(shí)光。他能夠來(lái)到我的人生,我能夠進(jìn)入到他的靈魂里,萬(wàn)分榮幸!(完)

【編輯:張翀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